域名被盗找回方法教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爱晴皇岛(侠米岛)的专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开启左侧

应多一些真正意义上的文学批评

[复制链接]
爱晴皇岛 发表于 2015-5-17 08:35: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应多一些真正意义上的文学批评

    真正的文学批评会促进文学。带有功利性质的伪文学批评却会误导文学。
  与其让伪文学批评误导下去,不如让文学自己走下去。但既然声音已经存在,就不应被它蛊惑.
  在现在的中国,几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文学批评。大多数文学批评文章都可归入3类:损人类、拍马类和危言耸听类。(最后一类你也不妨叫它故做高深类,意淫类。)
  很多文学批评者披着文学批评的外衣干的却是争名夺利的勾当。
  他们甚至连朋友的作品都没看几眼就为同伙高唱赞歌。
  他们为了名利批评起对有些人却心狠手辣,无限上纲,乱扣帽子。
  他们有时又俨然以文学教父的姿态凌架于整+个文学之上,对文学进行意淫。(意淫与实干的本质区别就在于它的快感来自于头脑当中自欺其人的想像。)
  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名利。
  表面看来,他们似乎很敢于挑战权威。但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他们的做法其实是胡闹,是对权威的亵渎。
  如朱大可对鲁迅的挑战,却是对鲁迅刘和珍许广平三角恋的揣度。他对大禹、墨子、屈原、李白、洪秀全、鲁迅及毛泽东等历史人物以及《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封神演义》、《西厢记》、《牡丹亭》、《桃花扇》、《白蛇传》、李商隐的《无题》、《夜雨寄北》、毛泽东的《庐山仙人洞照》、《水调歌头》等文学作品所作的也尽是或妖魔化或情色化的解读
  他们对当代作者的批评目的不是促进作者的文艺创作,而是轮棍子戴帽子,抓住一点小问题就无限上纲,欲置之于死地。这是典型的文革作派。
  他们的目的是踩着对方的肩膀走上名利场的顶峰。如朱大可对余秋雨的批评。像抹着文化口红之类的词语表面听来似乎很刺激,很新颖。但它对作者创作的批评并没涉及到实质内容。“与其说是在阐释他人作品,不如说是在自我卖弄。”对作者及读者的误导很大。后来朱大可紧紧咬住余秋雨的,却是余秋雨几次要封笔这样的事。
  有时他们会故意放出耸言听闻的话来,一付居高临下的架式。俨然以文学教父的身份对文学意淫。
  如叶匡政的“文学死了”的言论。
  看他的文章,觉得内容很平常,只是标题很骇人,文章无非是说一个互动文本时代到来了,人人都可以参与文字写作,原先被视为尊贵的文学已经死了。叶匡政错的本质就在其对文学的定位。在他看来,似乎只有那些名作家文字才算文学,只有高高在上的才算文学。(其实这种看法很贱。)他先把文学放上神坛,然后再诅咒文学死了。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耸人听闻。
  以偏概全是他们的惯用伎俩。如他们可以通过木子美葛红兵之流的作品就断言一个文学叫春时代的全面来临。
  最近,朱大可和叶匡政又一起跳出来,声称中国的文坛是个垃圾制造厂。如果把这样的话当真,谁还举得起写文字的手?这种对文化的全面指控只能让人感觉无所适从。
  其实这两篇文章也只是标题吓人,文章的真实内容是批判中国的作家没有良知,没有社会责任感。
  这样看来,中国文坛倒只剩这两个人有良知了。朱大可就曾放言,他关注的是人的自由,他要与文学离婚了,他的写作是写给下个世纪的。
  但真正去读他的那些文章就知道了他的这些话有多恶心。朱大可以后就别再去作贱下个世纪的人了。
  良知不是喊出来的。越是口口声声称自己是君子的人,内心越小人。
  需要有一些良知的,不仅仅包括中国的作家,更包括朱大可叶匡政之流的文学批评者。最起码,不能为了自己的名利,总放出一些骇人听闻的话来。这些话,除了误导,别无他用。







  朱大可靠踩着余秋雨鲁迅以及全中国写文字人的肩膀往上爬的做法,其实行的正是跳蚤哲学。在中国文坛,有许多这样的跳蚤。
  N年前,皇岛曾写过几行垃圾文字,题目叫《跳蚤》
一窝的跳蚤,蹦蹦蹦
N条细腿,蹬蹬蹬
我踏着你的头跳起
最终还是落入跳蚤窝
你拉着我的腿曳下
自己拼力向上争。
Redocn_2012071309020562.jpg





上一篇:人,得学会倒退着前进
下一篇:官员现形记2--荒唐的报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公安备案号:1303002028826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新渤海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5 )

GMT+8, 2019-5-26 07:19 , Processed in 0.106177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z! X3.4

© 2001-2013 域名 被盗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